您现在的位置是:万博manbetx电脑版 > 万博manbetx电脑版 >

把我说给你听

2019-04-15 15:47万博manbetx电脑版

简介  (五) 翌日,阳光明媚刺目,一缕缕金色的光芒洒落进了宫美琪的卧室里。白色宽敞的床上,堆放着她最喜欢的各种款式的宠物小熊。 她还在梦中,眉头微蹙,嘴唇干涸,好像在做着什

    (五)   翌日,阳光明媚刺目,一缕缕金色的光芒洒落进了宫美琪的卧室里。白色宽敞的床上,堆放着她最喜欢的各种款式的宠物小熊。   她还在梦中,眉头微蹙,嘴唇干涸,好像在做着什么不好的梦。   华威静静的坐在凳子上,看着满脸憔悴的宫美琪,满脸疼惜。他抬手轻轻的将洒落在美琪额头的碎发捋到了她的耳后,微微一笑,那笑容比夏日里的阳光还要灿烂。   “咳……咳……”美琪轻咳了两声。   华威迅速的在美琪背后轻轻的拍了拍,不轻不重。   也许是因为咳嗽,也许是她朦胧中感觉到了有人,缓缓的睁开了双眼。   无数的光芒洒落在眼前的人身上,像是天堂里的天使,光芒四射,更像是春日里的微风,轻抚着冬季扫荡过的一切。   是谁?是谁?   宫美琪朦朦胧胧的看不清坐在她眼前的人是谁。   是他吗?是他吗?   不,不会是他,我恨他不是吗?不是他,不是他。   可我明明看到就是他,对,是他,是他。   我恨他吗?我恨他吗?无数的问好在她脑海里隐隐约约。   “你醒了?睡的还好吗?”这温柔的声音像是春日里的微风,温馨恬淡。   不是他,不是他。   闻着声音,宫美琪定睛,看着眼前温柔善良的华威,深深的呼了几口气。   “是不是做梦了?”   华威起身,端过来一只白色烤瓷杯子,杯子上烤着一个胖嘟嘟的小熊,这是宫美琪的从小用到大的漱牙缸。   宫美琪抬眸看了看华威,伸手接过,里面是纯净的半杯水,里面放了她一直在用的漱牙粉。她心头暖暖的,看着华威。   宫美琪端起杯子含了一口水在嘴里,来回涮了几下。华威端起放在地上的盆子,让她吐到盆子里。   往常这些事都是阿娟做的,每天早上晚上伺候她的起居生活,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是华威。   “来,先喝口水吧,看你嘴唇都干成什么样了。”华威放下了烤瓷杯,伸手端来一支透明玻璃杯,杯子里是红色透明的液体,晶莹剔透。   华威温柔的扶美琪起来,把枕头靠到床头让她坐起来。   “是要我喂你喝,还是自己来?”华威看着美琪,半开玩笑的说到。   美琪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接过了杯子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。   也许是她最近没怎么进食,也许是她最近心里太乱,总之唯有这一刻,她的心是平静的,就像对面的华威一样,永远都是这般温柔体贴。   “慢点,慢点。”华威不时柔声说到。   “最近你都没怎么吃东西,也没怎么休息,我只允许你今天一天放任自己,好好休息一下,然后好好吃东西,好好接受康复治疗。”   华威说完,挑了挑眉,笑着看看美琪,美琪依然没有说话。她只觉得鼻子发酸,眼睛里有东西想要流出来,她深呼吸几口,不让泪水掉下来。   华威接过美琪一口气喝完水的杯子,从旁边银白色磁盘里取出一块粉红色透明糕点,没有说话,皱着眉看着美琪。   宫美琪依然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出去接过了红色透明的糕点。   “这才乖嘛,多吃点,然后再好好睡一觉,下午我们去医院。”   华威满眼深情的看着美琪的眼睛,美琪皱眉低头,认真吃了起来。   看着宫美琪终于肯好好吃东西,华威一脸的喜悦,看着她一会会就把几块糕点吃完,开心的问。   “还想吃什么?我让张嫂去做。”   “我不想吃了,我想好好睡会。”   宫美琪平静的说到,话语里带有淡淡的无力感。   “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,别忘了你是病人。”   “文宇有来过吗?”   宫美琪紧追着华威问到。   “有,不过来时你还在睡觉,不想打扰你,所以我让他先回去了,不管任何事,等你身体好些了再说。”   华威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看着宫美琪,眼里带着深深的哀求感。   宫美琪看了看华威,也没在说什么,算是答应了华威的要求了,华威开心的笑了笑。   他将枕头放低,帮美琪盖好被子,端着那些东西出来了。  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,除了张嫂一个人在那忙碌外,其他人都不见身影。   张嫂见华威从小姐房里出来,便向他走来,接过华威手里的东西。开口道:   “华少爷,泽少爷出去时说让你去公司找他。”   “知道了,谢谢你,张嫂。”   说完华威便向楼下走去。   ******   邱氏盛宇公司   邱泽办公室   巨大的办公室里,欧式风格的装潢,茶色的办公桌上凌乱的摆放着一些文件。   邱泽坐在黑色皮质转椅里,右手搭在转椅扶手上,左手无力的放在鬓角,他面色白皙俊俏,幽黑纤长的睫毛覆盖着双眼,他在闭眸深思。  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时无法接受,他痛恨死的不是自己,受罪的不是自己,所以他恨自己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。   咚咚咚……   办公室的门响起,邱泽抬头凝神,深深的呼了口气。   “进来。”   “泽少。”野贤向邱泽点头问好。   “是小姐出什么事了吗?”   邱泽慌乱的看着野贤,急切的问到。   “不是,是我们之前实施的仲夏之夜那个旅游开发遇到了些麻烦。”   “那个我不是交给你负责的吗?”   “是”   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   邱泽用右手捏了捏眼窝处问到。   “之前说好的几个老板有几个要撤资。”野贤小声说到。   “撤资?为什么?”   “不知道,他们也没说原因。”   “我知道了,其他进展怎么样?”   “其他都很顺利,就是他们一撤资,我们就资源紧缺了。”   “好了,这事我会处理。还有什么事吗?”   “没有了。”   “那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   野贤看着满脸疲惫的邱泽,眉头深深一皱,向邱泽点了点头就出去了。   野贤刚刚出办公室的门就碰到了华威。   “野贤,看你脸色不好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华威看着一脸愁云的野贤问到。   “没事,华少爷,多陪陪我们家泽少,他其实很不容易。”野贤说着就想哭泣,又怕华威笑话,便转身离开了。   华威看着默然转身离去的野贤,心,猛的像被什么狠狠地敲了一下的疼,不知是疼邱泽,还是疼美琪,还是疼自己。   便啥也没说的向邱泽办公室走去。   文字/素心笺月QQ/2579910650

郑重声明:

本站所有内容均为互联网所得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